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来人!将沈傅麟暂行收押天牢!待查明缘由再行定罪!”齐崚直接一锤定音。

    沈傅麟一惊,眼睁睁看着五六名衙差面露凶光地上前抓他,顿时尖叫地扑向沈福晖。“爹!救我!我不要坐牢!”

    他现在落在冷面罗刹十皇子手中,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沈福晖脸色惨白,猛然扑抱向沈傅麟,拉住他的手臂。“不关麟儿的事!”

    “哦?”慕容锦挑眉。

    “是……是谭禄做的!不干我们父子之事!”沈福晖脸上肥肉摇晃扭曲,两手死死拽住沈傅麟不让衙差拖他走。

    慕容锦凤眸微眯,发现沈福晖的语病,她神色一沉,音嗓陡然带了一股居高临下的凛然戾气。“沈惊鸿是不是你的儿子?”

    “不是!”沈福晖被逼的精神崩裂,几乎毫不思索地脱口而去,大堂内顿时一片哄然!

    “原来是这样,沈惊鸿不是沈福晖的儿子?”

    “难怪他这么折磨沈惊鸿。”

    “可不是!听说沈惊鸿当日被打的不成人形从沈府拖出去。”

    沈福晖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什么,登时脸色剧变!连滚带爬地滚向慕容锦,扑过去意欲抱住她的腿。“不……惊鸿是我儿子!是我儿子!”

    慕容锦眉头一皱,迅速侧身避开,冰冷道:“齐大人,给你一天时间将此事查清楚,沈惊鸿是本宫的恩人,倘若死在大牢里……”

    “下官立刻派大夫前去为其医治!十殿下请放心!”齐崚一声令下,数名衙役强硬制住沈家父子,不顾两人嘶吼叫唤,拖死尸般拉走了。

    没想到最后事情竟然这般收场,慕容晔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慕容锦,瞳眸中一片阴暗。“十弟果然好本事。”

    “多谢五哥夸奖。”慕容锦面不红心不跳。

    慕容晔脸色一僵,转身欲走。

    “扶我回……”慕容锦话未说完,直直栽倒下去,失去意识。

    ……

    古人云:有恩必报。

    古人再云: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慕容锦云:古人可以闭嘴了。

    沈家案子不过半日就被雷厉风行的老狐狸齐崚查得清清楚楚,一碗怎么搅也不融的血告诉世人,沈惊鸿是石头缝蹦出来的猴子。

    沈家恶意伤人,意欲害人性命成立。

    不知是不是齐崚故意为之,沈福晖和沈傅麟被打得半死不活,偌大面积牢房偏偏就被抬进沈惊鸿曾经住的牢房,齐崚遣派一堆人客客气气从沈福晖父子眼前再抬走十皇子的救命恩人…

    据说沈家父子当场就气昏过去。

    次日凌晨,慕容锦刚睁开眼,金婵一阵风刮进她房中,兴高采烈地告诉他昨夜不知是哪位侠肝义胆的义士无声无息潜入大牢,把谭禄给切了……

    慕容锦狐疑地瞥向慕容煜。

    “我发誓,不是我干的!”其实,他还没来得及动手,别人就这么干了。

    对于此事,慕容锦转头便抛之脑后。

    目前,有一个很糟糕的消息。

    “沈惊鸿胸口被刺一剑本未伤及心脏,但他在地牢之中受尽酷刑鞭打,加之地牢污浊伤口感染……”慕容煜斟酌词句,想着怎样才能让慕容锦更容易接受。“情况不太好。”

    金婵绞着发丝,也沉默下来。

    她自从知道沈惊鸿与公子之事后也将他当做自己的恩人,并不希望他真去见西天佛祖。“我们找了很多大夫,都说他支撑不到……五日。”

    慕容锦心中一咯噔。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