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是夏侯氏,听说夏侯家的痴少爷也被骗子拐来了,受得伤不轻。”总统领摇了摇头。

    夏侯家原本也是满门忠烈,可惜偌大家业只剩下夏侯翰和一根独苗幼子,听说这个孩子脑子还有些问题。

    魏沅微露讶色。“夏侯氏?就是十几年前椤城之战中,满门为国捐躯,得当今圣上允诺将来下嫁公主给唯一独子的夏侯家?”

    “正是他家,也不知将来会是哪一位公主下嫁?”总统领没有再多言。

    魏沅也不再询问,带人去接太子,皇子公主之事离他太过遥远,他还只是一名御林军新人。

    ……

    大玥,成帝永嘉年,十公主慕容锦,年十四。

    云水城繁华富庶,商旅不绝,是名副其实的江南小城。泠花河穿城而过,湖面之上,乌蓬小舟随波荡漾。

    “福运来”酒楼二楼雅间的靠窗位置,一名月牙白素缎锦衣公子支颐托腮,欣赏泠花河上的画舫小舟。

    瓷玉般纤白指尖执一把坠玉纸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叩桌沿,泼墨青丝流泻肩头,半遮鲜妍的容颜。

    窗外河面清风袭来,拂开墨缎般柔顺的青丝,露出一张素净清艳玉颜。

    拿着菜单的小二看傻了眼,呆呆的不知道做什么。

    好俊俏的小公子!

    在公子的对面坐着一名大约十三四岁,身着碧色对襟薄衫的清秀小少年,少年眉目清秀灵气。

    “公子,云水城和京城果真不同,难怪那些迂腐文人总能拽几句酸诗附庸风雅。”嗓音脆亮,并没有这个年纪段男孩变声期的鸭嗓子。

    小二听着这话,暗自猜测原来是京城来客,难怪他呆在人流最大的福运来都没见过这般风姿绰约的少年郎。

    锦衣公子回首淡笑,纸扇轻敲小少年的脑门。“胡说。”

    少年嬉笑躲避,扭头严肃的询问小二。“听闻云水城的夏侯氏富甲江南,不知是否属实?”

    小二连连点头,话语间颇有些与有荣焉。“不瞒两位,夏侯氏是我大玥皇商,便是富家天下也说得。”

    “富甲天下?”少年笑容消失,目光略带鄙夷。“谁说皇商就是富甲天下?还不是挟恩得来的皇……”

    “金婵!”锦衣少年秀眉浅蹙,眸光横睨。

    被唤金婵的少年即刻噤口,轻吐粉舌扮个怪脸,缩了缩脖子。

    小二不以为忤,笑着接了话茬。“两位小公子从京城而来有所不知,夏侯家二十年前本是北地普通商贾,因助当今圣上守卫椤城一跃成为玥国最大的商家。”

    “是吗?”这话似是引起了锦衣公子的兴致,墨色眸仁清透如水,墨扇轻敲掌心,沉吟片刻。“听闻圣上当年感念夏侯家恩德,许下公主下嫁夏侯家独子,想来夏侯家的公子也是龙章凤姿般的人物?”

    小二闻言,意外的摇了摇头。“一个月前从京中传来消息,皇上要将荣贵妃生的八公主嫁给夏侯家的独子夏侯良玉,这事儿现在都成了云水城的一桩奇谈。”

    “哦?”秀眉微挑。“奇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