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云水城这段时日最著名之事莫过于六皇子和凌王府的小郡主逮人就问:你可知哪里有神医?长何模样?叫甚名字?贵庚几何?

    不过三日,云水城数百里之内的大夫几乎都被折腾一遍。

    “公子,今日我见到一位你绝对想不到的人。”傍晚时分,云水城的烟水画桥镀上一层橙黄金边,金婵双手交叉枕在脑后躺在泠花河畔的青石上,歪首朝立于烟柳下的慕容锦扮个鬼脸。

    “是谁?难道是伟大的父皇阁下陪着皇后娘娘到此?”慕容煜笑噱。

    “去!怎么可能?”金婵白了他一眼。

    慕容锦席地而坐,曲腿随意倚靠在树下。侧颜映着橙色的夕阳余晖,浑身散发出淡淡暖润的光晕。“你见到八公主慕容鸢了?”

    “公子,你是神么?”金婵高昂兴致立刻焉怂,秀目斜睨慕容锦一眼。“怎么总是一猜就中?无趣!”

    “慕容鸢到了江南?难道是去会她那位夏侯情郎,恳求其回心转意?”慕容煜顺手拔几根柳条胡乱扎在一起,编成帽子往慕容锦头上扣,对八公主的到来没有丝毫意外。

    慕容锦扭头没有搭理他。

    “明日,我再去看看。”

    “也好。”慕容煜捧住小十冰雕玉琢的玉颜扳正她的冷脸,不顾冰刃般嗖嗖朝他招呼的眸光,上上下下瞧了一遍,笑道:“知道她想干什么才好下手不是?”

    慕容锦不语。

    济世堂掌柜替慕容锦配好所需药材细细嘱咐煎煮时应注意事项后,便去往内厢照顾其他病人。

    “今日一大早送来的病人李大夫已经看过,修养大半月也就无碍,阁下尽管放心。”

    “如此正好,所需药费我会派人稍后送来。”内厢走出一位熟人,慕容锦脚步因此一顿。

    “您慢走。”

    掌柜送走客人,转身正好看到安静立于条案后的慕容锦,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眼前这名少年的眼睛生得极好,在这张平凡无奇的脸上如明珠耀眼。

    “公子,您还有什么需要?”

    慕容锦转眸看了他一眼。“我想看看刚刚那人送来的病人。”

    掌柜一愣,也没有多想,领着她去了内厢。

    慕容锦走出济世堂已是半个时辰之后,头顶阳光璀璨,云水城依旧繁盛富丽,金粉荟萃,车水马龙。

    果然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她昨日差一点就害人性命,那名书生名唤郭嘉,如今已无生命危险。

    一个胸骨碎裂之人,不过几个时辰时间,转眼之间又回到人间,也许,她应该去拜访拜访夏侯家的那位大夫。

    她之前在云水城中多方打听,并未听说夏侯家有这么一位医术高明的大夫,想来可能是夏侯氏专属大夫,或者他不是一般人,毕竟,并不靠行医吃饭之人,她漏掉也是有可能。

    郭嘉说,是一位白衣公子为他搭脉诊治。其他的事因伤重昏迷并不记得。

    会是谁呢?不是普通人,不好办。

    何况,据她所知,她能干的五哥有意到夏侯家做客,若是她想象力丰富一点,也许八姐也在其内。

    可她时间实在不多。只剩两日,再拖,沈惊鸿当真要驾鹤西去。

    怎样才能神不知鬼不觉,不会惊动任何人又能把大夫掳来?

    她需要好好想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