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当真要用七卫?”慕容煜怪叫,随即面露狰狞,恶狠狠道:“我这就去捏死沈惊鸿,一掌敲碎他脑门。”

    慕容锦斜觑上蹿下跳的六哥,手中墨扇悠闲摇摆如传说中的卧龙老先生,一派仙风道骨,气定神闲。

    “杀猪焉用宰牛刀?我只需要知道上次那位马车的主人每日习惯便好,届时……”

    慕容锦眸光一闪,合拢扇子,朝金婵和慕容煜打个眼色,两人立刻凑过来。

    “到时候,我们再来演一出好戏,六哥你将夏侯府的马车引到……然后金婵……”

    慕容锦话毕,金婵已是跃跃欲试,慕容煜怪异地瞧着慕容锦,神色说不出的诡异。

    他瞥了一眼一旁乐得分不清东南西北的金婵,狐疑道:“为何不扮作乞丐?白白便宜了夏侯家的人,万一他乘机占你便宜怎么办?我不依!我不依!”

    慕容锦声色凉凉。“若是六哥愿意代劳……”

    “什么时候出发?”慕容煜立马干脆利落。

    金婵睥睨地瞪了慕容煜一眼,鄙视无比。“你大可以穿着发臭的乞丐服去博取同情,说不定本小姐还会施舍你一个铜板。”

    乞丐想碰到豪富人家的衣角都是痴心妄想。

    慕容煜额角有爆裂的趋势,捏紧拳头,咔嚓咔嚓在金婵眼前晃。

    金婵撇了撇嘴,小心地挪到慕容锦身后。

    慕容煜办事效率颇高,很快打听到每日卯时初,小十所说的那辆马车会去南城金玉点心坊,两刻钟之后会到燕尾巷梨花坊,最后路过济世堂回府。

    这个习惯几乎是雷打不动,半城的人都知晓,打听难度连吹灰之力都不用,当日慕容锦便决定让金婵守在燕尾巷的拐角处。

    清晨来往的路人应当没有正午多,避开济世堂附近熙攘的人流,更利于行动,只是……

    当到达目的地,慕容煜已经开始鄙视慕容锦的脑子是不是真如传说中般神奇。

    燕尾巷停满马车,来往人流几乎挤破头,脚趾头都要踩烂了。

    金玉点心坊和梨花坊每日凌晨出笼糕点,整个巷子甜香怡人,半城的人都一窝蜂涌过来。

    她眼角微抽地盯着推搡的人群,总算明白为何夏侯氏根本不下车。

    “小十,你是不是胆怯了?”慕容煜开始得瑟狂笑。

    小十不喜生人靠近的毛病从皇后肚子里带出来的,当年父皇都被她嫌弃过。

    慕容锦面无表情,一双冰冽的眸子却如寒星摄人。“六哥,你是不是闲的慌,九哥在椤城极为思念你……”

    “……”慕容煜默默地脚底抹油。

    金婵一直注意着夏侯府的马车,但车上的人除了露过一双修长白皙的手就没出过马车,一位暗青窄袖斜襟长衫的中年男子走下来,青丝高束一丝不苟,眉宇间带着商人的亲和力,应该是夏侯府管事之类的人物。

    华富替公子买好桃花糕以油纸分别包裹好,这才送到车上。

    “公子,梨花坊今日休业没有糖梨酥,这是金玉坊刚刚出笼的桃花糕,桃花刚刚洒上,您趁热吃。”华富将糕点递于夏侯良玉,令车夫回府。

    夏侯良玉修长的指尖触到温热的糕点,眸光浸润莫名的光彩。

    糕点甜香的气息环绕,使他有一种回到九年前的错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