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被慕容锦一脚踢下去的是一位身穿蓝葛布短衫窄袖的小厮。

    楼下有两方人马对峙。小厮明显是被人一怒之下扔到二楼,好巧不巧地命中慕容锦所在的雅间。

    此时楼下被慕容锦踹出的重物击中,响起一连串惨叫和桌椅倒地散架。

    “我当是什么人,原来是狗咬狗。”金婵环胸靠在朱红漆木圆柱上,细眸讥诮。

    楼下众人尚未从震惊中回过神,对峙的双方齐刷刷望向楼上,目光触及三位少年公子,目露惊艳。

    慕容锦冷眸沉淀冰霜之色,视线落到楼下一名身材魁梧目光如鹰隼锐利的西域青年商人身上。

    他们都作西域驼队客商打扮,大约十二三人。

    头戴褐色方巾缠绕的多褶绒帽,身穿窄袖衣袍,脚蹬黑色双尖翘头长靴,面目刚毅凶悍,满面络腮胡子。

    与他们发生冲突的,很明显是云水城哪家贵少,不仅本人被揍得面孔浮肿,看不清本来面貌,小厮打手也全都躺了一地。

    一旁的慕容煜随意倚在回廊镂空花雕横栏边,目光注视着楼下,脑袋凑过来。“江南四大家族之一的沈家嫡子竟这般没脑子,难怪被庶出的打压得只知道跑出来招惹是非。”

    “嗯嗯!”金婵忙不迭点头附和。“我听人说,沈惊鸿的老爹和庶长子老哥似乎有意把他养废养歪。”

    沈家?

    慕容锦秀眉一挑,沉默未语。

    西域商队中,坐在暗处身穿深紫丝锦窄衫的青年客商目光微沉,凝眸看向二楼不露声色的慕容锦,惊疑不定。

    他应该与魏沅在北地椤城才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慕容锦墨扇轻敲掌心,视线在空中与那人凛凛对视,似有火花在空中交接,噼里啪啦一阵森寒。

    “走!”紫衫男人毫无预兆地突然起身,一声令下,十几名凶狠如虎狼的客商没有一句异议,毅然退出福运来酒楼。

    金婵看着他们的背影,皱眉:“公子,他们为什么突然转身就走?”

    “北燕王庭不稳,老的没多少日子,儿子争位争得你死我活,你说这位十三王子出现在这里,难道是为自己兄长祈福?”慕容煜看笨蛋般看着金婵。

    金婵眉头微抽,俏脸一黑,怒而跳下栏杆,两人又开始大眼瞪小眼,扭打成一团。

    慕容锦并不理会两人,瞥到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的沈家公子,眉头微蹙,以扇挑帘,如惊鸿从散落满地的桌椅上飞掠过,脚不沾地,稳稳停在福运来大门前。

    金婵嘴角微抽:“公子这算不算是病?”

    慕容煜瞥了一眼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家丁和血迹。“小十洁癖惊天地泣鬼神你又不是不知。”

    除了几个亲近之人,凡是挨近她衣服的陌生人都会被扔出老远,刚才被踢出去的倒霉蛋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盛叔,外面发生何事?”酒楼内传来男子的声音,清润纯净如春日融水,温润中透出淡淡雅魅。

    慕容锦撩开珠帘的手微滞,这嗓音让她觉得熟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