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不知道小十还记不记得阿缘?

    小十曾说江南的桃花盛开的最长久,江南小巷深处做甜点的糕点师傅每日会拿桃花做糕点,她曾在京都吃过一次,希望有朝一日亲自去看看烟水迷蒙的江南,是不是有撑着油纸伞的美丽姑娘,是不是和她娘亲一样漂亮温柔……

    九年前的天气太冷,京都也冷,冻到骨子里,那时候只有小十是暖的。

    那时候她还那么小一点点,也许不记得阿缘了。

    夏侯良玉卷翘的长睫微颤,沉默不语。

    “公子,出了燕尾巷,前方便是济世堂,老奴已经将姓郭的书生交给李大夫,再养半个多月就能痊愈。”华富看到前方熟悉的场景,想起当日那位有趣的白衣小公子。

    夏侯良玉想到郭嘉,明润的眸子黯淡。他记得九年前学医的初衷,到如今却没有用到,也许小十已经痊愈,用不着他了。他该高兴才是,那般精致的人儿连上天都会偏疼罢?

    “公子,前几日京中似乎有人要见凌霄子师父,不知是发生了何事?”

    “京城的人?宫里谁病了么?”夏侯良玉一听到京城眉峰微蹙,师父去了西域,一年后才能回来。

    “老奴也不知,不过应当不是宫中人,说起宫中的人,听华盛说五皇子和六皇子以及十皇子和凌王府的小郡主都到了江南……公子?你怎么了?”华富脸色猝变,立刻冲到夏侯良玉面前。“是不是病又犯了?”

    夏侯良玉温润清秀的面容倏变,手中桃花糕抖落一地,手脚不受控制,不可置信地看向华富。“他们到了江南?”

    十……十皇子?

    当今陛下有十个孩子,公主与皇子并未分开排列,九皇子与十皇子是双生子,可他知道,皇帝的第十个孩子,不是男孩。

    “公子!”华富立刻让车夫赶紧回府,扶夏侯良玉坐好,见他情绪稍稍好转,这才道:“前些日子,几位皇子出现在百花盛会上,双方发生些冲突,如今倒无事,好像是因椤城瘟疫之事,想来这几日六皇子和十皇子应该要回京了。”

    “回京?他们现在住……”

    “哐!”马车猛地急停,华富一个不查,险些一头栽到车壁,伸手扶住浮纹车窗,一脸铁青地踏出门。“发生了何事?”

    他打开车门,探头往外一看,脸色顿时大变。

    “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一名身形纤细的小女孩倒在地上,白藕般的纤长手臂擦破一大块,渗出大片血丝,小女孩似是痛极,坐在地上抽噎哭泣,长睫沾珠,泫然若泣。“呜……我的糖葫芦……”

    低柔稚嫩的嗓音让人一听就心软,恨不得立刻将小家伙护在怀里呵哄,小女孩水汪汪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掉珍珠,纤巧瘦小的双手委屈地抹眼泪,小肩膀一抽一抽,一边擦眼泪,一边还不忘抽噎着找自己丢失的糖葫芦。

    华富一看此景,小心肝儿都要碎成一瓣一瓣,当即怒目瞪视车夫。“怎么驾车的!怎么会撞到孩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