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想起蓝颜馆的花小史不识好歹竟敢拒绝他,心中一阵怨恨,没想到老天给他送来更好的。

    “小公子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让哥摸摸……”说话间,赤红着眸子扑抱过去。

    “放肆!”慕容锦眸光森寒,何曾受过这等侮辱?顾不得不能剧烈动作,翻身避开,那人扑了个空。

    “竟敢拒绝爷!来人!给我抓住她!”一声令下,两名下人立刻围拢过来制住面色惨白的慕容锦,顺手就要摸向她的胸口。

    “滚!竟敢摸爷的人!”男子一脚踹开其中一名家丁,双臂大揽,抱住慕容锦。

    慕容锦登时脸色泛白,一股恶心呕意翻涌。

    当真虎落平阳被犬欺。

    众目睽睽之下,街头来往的百姓埋头不敢明目张胆观看,偶有几人指指点点摇头,男子似乎更为猖狂,怒目瞪视。“看什么看!爷的人谁敢看!”

    “哎,这知州之子又抢人了。”

    “不知道这次又是谁家的孩子?造孽!”

    男子只觉怀里身躯馨香,心中顿酥,凑近嘴就要亲上去。

    知州之子?

    慕容锦心中冰冷,杀意弥漫。指尖长袖冰冷的锋芒蓄势待发。

    该死!

    “姓谭的!你竟敢光天化日之下强抢良家少年!”一声暴喝,身着石青色斜襟刻丝暗金松花纹,头戴紫金冠,面孔略带青紫的少年举起长剑朝谭禄猛砍。

    谭禄一惊,松开慕容锦,两名家丁立刻上前拦阻。

    慕容锦不动声色地收回长袖,眸光微带愕然,是当日在客栈中被打的沈惊鸿?

    沈惊鸿脸上被揍的伤痕尚未完全消退,但好歹能看清长相。慕容锦眸子微眯,总觉得这张脸和某位好友有三分相似。

    “沈惊鸿!你少管闲事!”谭禄暴喝一声。

    “哼!爷一向爱打抱不平!谭禄,你再敢碰这位小兄弟一下,我便卸了你!”沈惊鸿横起一脚飞毛腿,踢向谭禄的肥脸。“别人不敢拿你怎么办,以为小爷怕你不成!”

    谭禄气的脸色涨红,一转眼,正瞧见两名家丁倒地翻滚尖叫,当即恶狠狠丢下几句狠话,跑了。

    “沈惊鸿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告诉你爹打死你这贱种!”

    沈惊鸿冷哼一声,调头正要询问慕容锦,人却不见了。

    慕容锦已进了药店,服了丹丸坐在藤椅上休息,除却脸色略微苍白,看不出其他神色。

    “你……你没事吧?”沈惊鸿难得一次路见不平成功了,有些不知如何反应,似乎和传说中“以身相许誓死追随”什么的不一样?他还想了半晌怎么让人不要跟着他。

    慕容锦掀睫,淡淡扫了他一眼。“多谢。”

    “我们公子救了你,就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这是什么态度!”一旁的青褂童子立刻跳出来,瞧不惯慕容锦的冷淡。

    慕容锦眸光一冷,童子不由往后一缩,闭嘴不敢说话。

    因刚刚一出,慕容锦浑身冷汗浸透,很是不适。

    “你是不是身体不好?你家在哪里?要不我送你回家?”沈惊鸿挨近坐下,还算有点脑子,既然是对方出现在药铺里,自然是病人。

    “不必。”慕容锦眸光微闪,潋滟如雾的瞳眸深深看了沈惊鸿一眼。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