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姐我们赶紧走吧,你这篓子捅得也太大了吧?你放着地上的祸不惹,去惹天上的?”

    小桃儿想死的心都有了,关键是皇上还坐在那幅画的下面,这要是看到了,诛九族了了吧?

    可是皇上偏偏就没看见,既然皇上都没看见,下面的大臣就更没人敢乱说了,即便一个个心里笑得不行,也没有人敢出来指证。

    可是温心暖总觉的不知是哪里,总是有一道阴冷的眸光追随着她,等到她想要看时又没有了。

    “你找什么急呀?我还没吃东西呢,走什么呀?真要是有人治你的罪,你跑回家就没事儿了吗?”

    小桃儿心想也是,所以她跑出了多远又跟着回来了。

    她们主仆两个刚回来,就被一个人截住了。

    一身火红色的新郎吉服,衬得他的整个人更加的俊秀俏美,容姿卓绝,这人竟是慕容敏天。

    “暖暖你是不是还生我的气?”

    “我干嘛生你的气呀?大喜的日子,我跟你道贺还来不及。”

    温心暖不耐烦了,这个男人好像总是这么自以为是,以为天下所有的女人都喜欢他,离开他就会死。

    “暖暖你生气我也不怪你,本王有错在先,不过只要你愿意,什么都还是你的。”

    慕容敏天灼灼的眸光看着她,这次他将这个女人看了个清清楚楚,他心头不由得波澜壮阔感慨万千,这样的美人儿,他亲手送给了自己的十七叔,快死的病秧子。

    他伸手一把拉住了温心暖的手,温心暖使劲的想要挣脱。

    “五殿下无礼了!我可是你皇婶儿!”

    温心暖使劲的一挣扎,突然感觉到手臂上一痛。

    慕容明天的手指上戴着明晃晃的钻石扳指,温心暖一拉扯,她细嫩的手臂上划了一道口子。

    殷虹的鲜血顺着伤口淌了下来,正好滴在她手臂上的铜铃上,她手臂上的铜铃很很挣扎晃动了一下,然后闪过一道蓝色的光,随后就再也不动了。

    温心暖诧异的眸光看着那像是死去了的铃铛,当着慕容敏天的面儿也不好说什么。

    “暖暖你受伤了?都是我的错?”

    慕容敏天追悔不及,赶忙拿出白色的绢帕替她包扎。

    “不用了!我自己有。”

    温心暖嫌恶的把慕容敏天的绢帕拿开,她才不要他的东西。

    小桃儿也着急了,赶忙想找东西给她包扎,可是什么都没找到,她们今天出来的仓促,竟然连个帕子都没带。

    “暖暖你想流血流死吗?”

    慕容敏天满心的疼惜,温心暖酥藕般的手臂上划开的伤口,不断地淌血,就像碰到他的心尖儿一样。

    以前没这个感觉,温心暖死掉之后装进棺材里他也没看过,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就像动了他的心肝。

    “死不了!”

    温心暖一咬牙,一个小小的伤口而已,可是她纳闷的是,她手上这个铃铛像是死了呢?

    “暖暖你在皇叔那里过的不好吗?连个像样的首饰都没有吗?你怎么戴这么个破东西?赶紧摘下来丢掉吧?”

    慕容敏天眸光里闪过痛意,温心暖如此细嫩美好的小手,带上这么个破东西,是如此的不和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