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云水城,凤来客栈。

    金婵的脸上药后白纱缠成木乃伊,只露出一双滴溜溜乱转的大眸子,白色大脸尤其突出,整个肥壮三四圈。

    慕容煜瞧见后使劲儿捂肚子啪啪乱拍桌子,笑得前俯后仰。“这……这是哪位大夫的杰作?我……我要去膜拜……哈哈哈!”

    “啊!公子!我要杀了他!杀了他!”金婵跳起,抄起枕头杀过去。

    慕容锦安静地坐在梨花躺椅上,她已经将消息送到京都父皇手中,以凌王的性子知晓自己宝贝女儿被一个商人欺负,不会轻易放过沈家,但是沈惊鸿……

    不能不管。

    椤城瘟疫的消息短短几日传遍云水城,沈家愿捐助八百万两白银也如潮水般席卷云水城。

    沈府愁云惨淡,阴云密布。

    “爹!你疯了么!我们怎么拿出八百万两白银!”沈傅麟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奈何街头巷尾流言如沸,句句摧心挖肝。

    沈福晖面色阴寒,细眯的眼睛迸射怨毒的厉芒,一掌击翻灵芝浮纹香檀木茶几,几盏净瓷青花茶盏砰然落地摔的粉碎。

    “慕容锦与凌王家的小贱人蛇鼠一窝,仗势欺人!若是不拿出银子,我们沈家就要家破人亡!”他当时能不答应吗?

    “小贱人又没死,难道要我们填命?”沈傅麟面容扭曲,他好不容易把沈惊鸿那贱种踢出去,辛苦到手的家产岂能白白送于椤城那群该死的贱民!

    “你知道什么?前任凌亲王乃当今凌王的兄长,为救东方皇后而死!凌王爷只有慕容婵一个女儿,他岂会轻易放过我们?”若有其他方法,他怎么会愿意将家产拱手让人?

    “爹!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绝不交出去!”沈傅麟凶狠的眸子危险眯起,狠戾如噬人豺狼。“爹!你不是说五皇子与十皇子是死对头,你去求五皇子!”

    想起五皇子,沈福晖脸色倏地铁黑,一巴掌狠煽到沈傅麟的脸上!煽的沈傅麟一个踉跄。“不要提他!他就是负责筹集款项之人,岂会帮我们?”

    “什么?”沈傅麟抚面大惊,阴柔的五官狰狞扭曲。当初他利用沈惊鸿接近五皇子,没想到竟是引狼入室。

    “爹!不能怪我,都是沈惊鸿那个贱种,一定是他恩将仇报,他是故意的,一定是他!五皇子是他引来的!”

    沈福晖面沉如水,细眼露出残忍的狠厉,如锋锐针刺。“又是他?当初就不该留下这个孽种!”

    “那个贱种比我更早认识五皇子,他一定早就知道五皇子想吞没沈家的财产。”沈傅麟咬牙切齿,眸光赤红若饕餮欲啖人肉。

    沈福晖气的下巴肉团摇晃,浑身抖索。“把那个孽种……”

    “老爷,不好了!”高呼声如催命,沈福晖话被打断,额角青筋暴突。

    “又发生了什么事?”

    一名中年管事匆匆赶来,上气不接下气,浓眉拧成一团。“谭知州领着谭禄口口声声要老爷交出二公子,不然就派人封了沈府!”

    “什么?”沈福晖大怒。“好个知州,知道我沈家遭难,一个个来落井下石!那孽种又干了何事得罪知州?还不让他滚过来给谭知州磕头赔罪!”

    “这……”老管家垂首不语,犹豫半晌。“老爷,以二公子的犟性子,若是与知州发生冲突……”后果很难想象。

    二公子的性格只会捅刀子怎可能给人下跪?

    沈傅麟心中冷笑,眸底掠过阴狠杀意,倚着梨木花雕如意交椅慢悠悠坐下。“你去叫他便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