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黑暗的房舍湿冷压抑,窗门紧闭,牢牢锁死。

    窗外寒风呼啸,鹅毛大雪被狂风挟卷,呼呼尖啸。

    幽暗的室内,四周角落中,三三两两蜷缩着在生与死挣扎的娇小身影,他们无一不是纤小娇弱的幼童,不复正常孩子的活泼,每一个皆是小脸发青,瑟瑟发抖,脸上满是惊惧恐怖。

    “啊——!”幼童尖利扭曲的惨叫吓得其他孩子失声痛哭,伸手不见五指的房内哭声压抑,间或夹杂着成年人粗嘎的喘息声。

    孩子尖叫被强行捂住,掩住的惨嚎在夜色中渗透着死亡的诡秘与怨恨。

    狭窄的小房间中散发一股腥臊恶臭,地上散乱的堆积着木薪柴堆,两名身强体健的健壮男子呸了一声,喘着粗气喝道:“又死了一个,真是晦气!”

    幼童呜咽的嗓音已经悄然消失,幼小破败的赤·裸尸体被男子从身下拉出来随意扔到屋中角落,雪光从窗柩缝隙渗透进来,死去孩子脸上永久凝固死前绝望恐惧的表情,如一道闪电牢牢印刻在窗柩下那双尚未长成的黝黑凤瞳中。

    “这些小杂种身上都没什么肉,面黄肌瘦的,玩起来都涩口。”男人一巴掌死死捂住一个孩子的嘴,强行破身,黑夜中,血腥味与嘶鸣声令人心惊胆寒。

    “我的小美人呢?躲哪儿去了?”另外一个男人爬起身,在屋子里到处寻找。

    正做着恶心事的男人闻言,黑夜中,浑浊的眼睛发亮,浑身一下子有了干劲,血液都涌了上来。

    “小美人你也敢下手?老大说那小姑娘定然能买一个了不得大价钱!嘿嘿!”

    “卖出去也是便宜了别人,不如老子留点力气先尝尝味道?我瞧着那小脸、那肌肤,啧啧,都舍不得捏重了……”

    “呸!你还尝味道?看你前阵子,瞧着那小美人,还装的像个人一样,还‘叔叔是好人’。”男人嘿笑,对身下的如软泥般流血不止的幼童失去了兴趣,也忍不住跟着四处查看。

    “你放心,我用了之后就让给你。”男人猥琐的笑声如地狱勾魂的鬼怪,缩在四处的孩子们低声呜咽,只敢小声哭泣。

    “就怕你用了就舍不得下来,那小病美人最近可经不起折腾,也不知道是老大从哪个大户人家拐来的,那个叫阿元的臭小子一直不要命的护着她!”两人说着荤话,大力的扫开围在一起哭叫的孩子,死死盯着每一个孩子的脸。

    窗沿潮湿的角落中,黑色的凤眸埋入少年的怀里,冰凉的身子有着病态的颤抖,呼吸微弱,少年将其紧紧抱在怀里,努力降低存在感,以自己的身子挡住微弱的光线。

    怀里娇小的幼童乖巧的窝在他怀里,脑袋靠在他颈边,小手环住他的脖子,往他怀里蹭。

    两人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少年轻轻安抚性的拍了拍怀里的孩子。

    小家伙浑身因为剧痛不受控制的发抖,黑暗中少年看不清她的表情,她也没有一丝其他的动作和声音,阿元只感觉怀里的小人儿在寒冷的冬天却如同从水里捞出来。

    他知道,是小十的病又犯了。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