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当看到倒在地上惨哼的同伴,目光一瞪,视线注意到握着染红鲜血的木棍的少年,当即暴怒。

    “狗杂种!反了天了!老子打死你!”

    “老黑、老李!”

    又有五六名男人涌进来,其中三人去扶两个受伤的中年男人,另外几人大步跨进屋,冲上去掀倒阿元,嘴里还骂骂咧咧地说着污言秽语。

    阿元完全失去理智,双眸通红,嘶吼着守在小姑娘身前,看到有人上前,发疯的反抗冲打。

    “走开!不要碰小十!”

    小十嘴里冒出鲜血浓郁的腥味,心脏达到承受的极限,大口大口的从嘴里涌出鲜血。

    屋内血腥味令人窒息。

    阿元……

    眼前一片漆黑,身体一会儿冷一会热,她安静的蜷缩在湿冷的地面,所有的感觉都在一点点失去。

    耳边似乎有凄厉的嘶喊声,还有气急败坏的叫骂吼叫,门窗哐当的遭受强烈的撞击,明明是刺耳尖锐的声响,却好像从遥远的地方传过来。

    “小主子!小主子不要睡!”耳边的声音渐渐的越来越近,和跟在身边的青狐好像……

    嘴里被塞进了什么东西,很苦很涩,和以前吃的药丸一样苦。

    “父皇……”小姑娘紧闭的双睫颤抖,大颗大颗的眼泪涌出来。“小十再也不会不吃药了……母后……”

    身体一点一点的涌入温暖,和在阿元身边一样暖和。

    寒冬时节,京城轰动,文风客栈被官府查抄,从冰冷的暗室中抬出十几具惨不忍睹的幼童尸体,京城被拐卖的儿童达到上百人数,据说失踪近两个月的十皇子也被找到。

    文风客栈内里三层外三层被御林军守得密不透风,周围的百姓全都被京都官府守卫隔开。

    “锦儿!我的孩子!”身着翠色宫裙的美艳女子泣不成声,从侍卫的手中接过昏迷的孩子,又是后悔又是心疼。“锦儿,你不要吓母后。”

    “孩子怎么样了?药喂了吗?御医!”

    “御医死了不成!还不给朕滚出来!”

    站在东方皇后身边,一身玄黑底明黄蟠龙长袍的威严男子厉声质喝,他从未见过一向活泼的小女儿这么奄奄一息的模样。

    一个多月的时间,整个京城都翻了一遍,才五六岁的孩子,硬是被折腾成这样!

    愤怒、忧心、暴躁、心疼,让年近五十才得这么个小宝贝的帝王暴怒不已,无法压下心头愤怒。

    “启禀陛下,药喂下了,暂时止住痛。”一大群老大夫战战兢兢的挤在一旁,对于急的完全无视他们的皇帝,太医们不敢多解释一句。

    “陛下,必须尽快回宫,小殿下的情况十分糟糕。”

    “小殿下没有外伤,只是心腑自幼缺损,在长期断药的情况下造成不可挽回的创伤。”事实上,他们这群御医也不敢相信小公主还活着。

    他们很了解十公主的病症特征,在离药接近两个月的情况下竟然挺了过来,这种发病时的剧痛足以让让一个成年人发狂自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