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慕容锦拉开金婵和慕容煜乱来的爪子。“无妨,昨日去地牢了一趟,想来是沾染湿气,过几日便无恙。”

    “地牢?”许公公大惊。

    “你去地牢做什么?”慕容煜皱眉,不赞同地瞪了慕容锦一眼。“那腌臜地方你怎么能去?”

    慕容锦眸光微抬,并未回答,淡眸转而睇凝慕容晔。“五哥,官员家眷强抢百姓罪名如何定判?”

    慕容晔不语,不知慕容锦在这场合说这话什么意思,他这个十弟很少没事说无关闲话。

    慕容锦淡笑,略微苍白的唇瓣晕开一抹浅淡弧度,明亮的凤眸因咳嗽而湿润,带着浸露珍珠般的薄魅。“不知齐大人和谭知州认为如何评判?”

    “此事视情节轻重而定。”齐崚沉吟道。

    “自然自然,齐大人所言甚是。”谭焜心中一跳,隐隐有一抹怪异感。

    慕容锦缓缓起身,秀丽精美的容颜微冷。“若是官员明知其罪却包庇元凶,甚至纵容其污蔑他人,故意栽赃,意欲屈打成招杀人灭口又如何?”

    她语气倏然冰冷若寒潭,雅致的五官陡然如秋风肃杀,上位者的威压凌厉让人心中一肃。

    齐崚一凛,面露愤然,语气铿锵:“此等恶劣罪行,理应削其官职!铡刀伺候!以命偿命!”

    谭知州脸色剧变,一时不敢接话。

    慕容锦缓缓踱到他面前,语气幽冷如从地狱深处传来,低低回旋在偌大的厅堂内。“谭大人以为呢?”

    谭焜腿一软,“嗵!”的一声跪下。“微……微臣……”

    此时此刻,在场诸多面孔俱是微变,看到十皇子与谭焜异状怎么也能隐隐猜到十皇子的意思。

    慕容晔眉头一跳。“十弟有何话不如一次说完。”

    慕容锦轻拭冰凉的指尖,长长的睫毛微垂,看不清她眸底究竟何等颜色,然而,她只说了一句,却令慕容煜和慕容晔倏然变色!

    她嗓音很低,在场诸人却遭雷击。

    她说:“若这位被强抢的百姓是本宫呢?”

    “砰!”滚烫的杯盏摔得四分五裂,慕容煜嗵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

    英俊的五官怒气勃然,一脚揣向谭焜的胸口,硬生生将其踢出数丈之外。“小十,告诉六哥是谁!我抄了他九族!”

    慕容锦面上没多少变化,语气冷淡。“你闭嘴。”

    抄九族是谁都能说的?何况还有位专门与她作对的慕容晔在场,不过此时慕容晔却诡异地没有去挑慕容煜大逆不道之言。

    他眉睫低垂,看不清面色,周身却弥漫一股可怖的低气压。

    “齐大人,不如请谭公子上前一叙。”慕容锦挑眉,走出上位,安静站到一旁。

    齐崚预感此事非同小可,立刻让人将谭知州拖到一旁,把谭禄带上来。

    谭禄并不知发生了什么,在场众多眼睛望过来,神色各异,有阴鸷有好奇,有厌恶也有疑惑。

    “谭公子,你可认识沈惊鸿?”慕容锦清润微哑的嗓音出现时,谭禄明显一滞,目光触及到那雪色秀长身影,目光染了一层欲色。

    “小美人,你怎么在这里?”话落,看都没看齐崚陡然色变的老脸,几步跨到慕容锦身侧,啧啧称赞。“小公子心口还疼么?要不跟本公子回家,本公子帮你揉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