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与那名叫小十的小女孩长得一模一样,十公主!怎么会是十公主?

    他们想过那个漂亮的不像真人的小姑娘可能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可打死他们也不敢相信大户到这种程度。

    “太子殿下,这些人如何处置?是否要移交刑部?”京兆尹谄媚的站在慕容澈身旁,恭声道:“这些狗东西穷凶极恶,干尽猪狗不如的恶事,连十殿下也敢掳截,死不足惜。”

    “的确死不足惜,伤害了锦儿呢……”小太子笑容柔和,眼底却尽是冰霜。

    他慢慢踱至领头人的面前,瞳色阴沉,完全看不出是一个五六岁孩子的眼神。“知道锦儿差一点就死了吗?”

    人贩子头目心中发慌,这位小太子的笑容让人毛骨悚然。

    “不知道你的心是什么颜色的?”他笑容纯真无邪。

    豁然抽出站在身边的一名侍卫的刀,噗呲一声,毫无预警的捅入男人的心脏。

    “啊——!”

    “嗷——!”

    惨叫和惊叫声此起彼伏,好几名人贩子眼皮子一翻,昏了过去。

    尖锐的刀锋一点点刺穿中年男子跳动的心脏,三四名侍卫将抽搐的男子强行按在雪地无法动弹。

    大口的鲜血从男子的嘴里冒出来,慕容澈天真的看着他,依旧是温和懂事的小太子。“吐血好玩吗?”

    砰!

    男人抽搐着委地不起,彻底失去了生机,慕容澈面色无常的站起身,没有看其他跪在地上的人,目光转向文风客栈那间关了妹妹的屋子。

    屋子光线昏暗,地面还残留着凝成冰的鲜血,又脏又恶心,还有男人身上令人厌恶的腥臭。

    “这里真碍眼。”小少年笑呵呵道。

    原本站在他身边套近乎的京兆尹不敢再靠近,一声不吭。

    “青狐,你觉得呢?”他扭头对抱出小妹的暗卫道。

    青狐点头,面容冷漠。“殿下说得极是。”

    “那就烧了吧。”

    冲天火光映红了京都雪景,文风客栈从京城消失。

    火光中,凄厉的惨叫令人汗毛倒竖,慕容澈看着被扔到火中挣扎哭嚎的人贩子,笑了起来。

    都消失好了。

    整个京城因年幼的十皇子被劫之事震动半边天,帝后亲自到文风客栈接走十皇子,同日,文风客栈在小太子一怒之下付之一炬。

    一时之间此事传遍街头巷尾,感慨人牙子活该的同时,幸存的孩子皆被送回父母身边,没有找到亲人的孩子暂时安置在京城收养贫孤的独孤园中。

    一辆华丽典雅的红木马车从文风客栈中接出自家孩子后默默离开,在哭天抹地的众多认领孩子的喧闹中,没有人注意到它。

    “阿沅,你带人速去接应太子,殿下也该回宫了。”

    御林军总统领拍了拍一名新加入不久的少年肩膀,少年剑眉星目,身姿笔挺俊朗。年纪虽小,性格却十分沉稳,他点了点头领着人去接小太子。

    临走前,看向刚刚那辆价值不菲的马车驶走的方向。“统领,刚才是哪家的马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