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慕容锦从夏侯府回来,去了一趟凤仪宫。

    珠帘华帷,作为皇后居所,这里的布置优雅华贵又不失大气恢弘。

    朱红、明黄的夺目色彩随处可见。

    慕容锦过来时,尚未及午时,皇后还没有醒过来。

    昨夜她心疾突发,一双父母守了一夜,天亮才各自离开。

    “殿下来了,奴婢这便去叫醒娘娘。”月芬在慕容锦醒来时就已经收到锦年宫宫女的传信,见她过来,引着她进殿。

    “不必叫醒母后。”慕容锦摇头,阻止了月芬。“我坐会儿就走,母后昨夜一晚没睡,让她好好休息。”

    “娘娘睡前一直念叨着殿下,这回可担心坏了。”月芬让伺候的另外一名大宫女去唤自已的主子,她亲自为慕容锦倒茶,送到她面前的茶案上。

    “之前太子令人送口信过来说您出宫了,娘娘特意嘱咐,待您过来一定要叫醒她。”

    月芬说完,帘子掀开,刚才进去的宫女恭敬的朝慕容锦屈膝。“殿下,娘娘唤你进去。”

    “知道了。”

    慕容锦进了凤仪宫寝殿,四名宫女正在伺候皇后起身。

    刚刚睡醒,东方卿娇艳的面孔尚带薄红,长发披散,眉宇柔和了几分。

    看到慕容锦,拉了她的手到面前,摇头叹气。“一醒过来就往外跑,你父皇稍后就下朝了,估摸着会过来,我稍后让厨房多备几个你爱吃的菜,午膳就在这里用。”

    见慕容锦点头,东方卿穿戴好衣物,打发走殿内其他的宫女,坐在梳妆镜前梳发,只留了慕容锦一人在殿内。“去夏侯府了?”

    “嗯,神医的旧疾复发,这会儿没事了。”慕容锦站在母亲身后,双手撑在她的双肩,低头看着镜子的美人面,露出一抹笑容。“我帮母后梳吧。”

    “你呀,毛手毛脚的。”皇后虽是如此说,木梳却递到了慕容锦手中。

    看着镜中还显稚气的脸,东方卿微微叹气。“我听说夏侯良玉还有个名字,叫之缘,是吗?”

    “嗯。”慕容锦执起一缕青丝,小心梳顺。

    “你们很早就认识?”

    “十年前就认识。”

    “他昨日当众求赐婚,你父皇并未同意。”

    “儿臣知道。”

    “母后想知道,若是我们不同意,你还是要嫁给他吗?”

    夏侯氏即使曾经多么辉煌,如今也只是商贾,夏侯良玉本人似有顽疾,他们背后的敌人是可怕,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

    夏侯家迁到京城,夏侯良玉又与皇室有婚约,现在当众求娶小十,目的性太明显。

    若是曾经,她或许就同意了这门婚事。

    但现在,夏侯家还不足以保护小十,尤其夏侯良玉性子太软,身体也不好。

    “我会嫁给他。”慕容锦给母亲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声音淡若烟云,却没有回旋的余地。

    “他有病。”

    “小十也有。”

    皇后目光一颤,良久沉默。

    她想到魏家老太婆不肯要魏沅娶锦儿的原因,娇媚的面孔发青,血管隐隐浮现。

    一个小小的魏家也敢嫌弃她东方卿的女儿!

    不能生育?心脏缺损?

    既然如此,她便要让姓魏的老东西知道,什么叫做自作自受,报应不爽!

    想让那贱婢做正房?好,她成全那老东西!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