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人到齐后,狩猎赛正式开始。赛程以娱乐为主,规则较为简单,每年都差不多,也不需要过多重复,只是,这一回夏侯家附加了一条。

    “猎杀怀孕特征明显以及带哺乳期幼崽的雌性牲畜无效,取消获胜资格?”慕容晔眯瞳,这一条时重复了一遍,嘴角带出一抹讽刺。

    妇人之仁,到底是商户之家。

    何况,即便说了又如何?在场的皆是贵族子弟,猎杀兴起,也不会将规矩放在心上,最后若是出现此类情况,夏侯家还会得罪人。

    “正是。”马赫见五皇子提起,解释道:“春季本不适宜狩猎,古来既有网开一面之说,凡事留一线。”

    慕容锦只是好奇,魏沅没有异议,慕容煜对此不感兴趣,金婵则是连连点头,表示赞同,猎杀怀孕母兽太残忍了!哺乳期幼崽失去母亲,基本也就是个死。

    东方瑜目光微闪。“夏侯家真有意思,胆子也大。”

    也难怪后来能走到那样的巅峰。

    “哦?”慕容锦与他离得近,侧头望来。“何出此言?”

    东方瑜看见她态度就十分热络,笑眯眯的解释:“古时猎户举行大型狩猎时会遵循一条自然法则,遇到怀孕母兽、带幼崽母兽皆不杀,是为生生不息,每年都能有猎物收获,不至于山穷水尽,只是……”

    “嗯?”慕容锦觉得这一条十分有道理,哪怕不为仁心求安,也是长久生存之道。

    东方瑜又恢复吊儿郎当的模样,唇角微勾,似笑非笑。“那都是挣扎在温饱线上看山吃饭的猎人讲究这些,若是赶尽杀绝怕会惹怒山神,也会导致将来过不下去,其实就是人与自然的平衡之道。”

    “但是对于眼前贵族狩猎活动来说已经不存在这一点,一般人也不会顾忌,更不会专门提及得罪人,搞不好还得被安上一个伪君子的名头,所以我才说夏侯家胆子大。”

    他坐在马背上侃侃而谈,与慕容锦几人走在一起,前往密林深处,周围的贵族子弟听到他这话似懂非懂,大概意思就是百姓放掉幼兽和母兽是为了等它们长大来年肥了再宰,这样才能一直有猎物?

    慕容锦却是笑的意味深长,斜了据说只懂邪门歪道的五表哥一眼。“难怪长空寺的美人和尚说你有慧根,老劝你做和尚。”

    “噗嗤——”

    “哈哈——”

    慕容锦这调侃的话一开口,四周的贵公子小姐们都笑出声。

    说起这事也是一道奇闻,五公子刚出生据说稳婆怎么抽他屁股都不哭,大家都怕他有什么毛病,但他特别聪明,三个月就会喊娘,吓坏了他娘。

    八个月就能自己扶着凳子全府挪移,最奇葩的是据说他婴儿期只吃长得漂亮的年轻乳母的奶,丑的、年纪大的,他饿得半死都不吃。

    周岁时就能叫爹爹、娘亲、祖父祖母之类,本来是聪明的惊人,但他自从会叫几个简单名词,之后两三岁还说话不顺溜,直到五岁才顺,一度让人以为他是个结巴。

    一开口就语出惊人,长空寺中的明镜师傅听了他几次“胡说八道”就说他与佛祖有缘,一直致力于劝他当和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