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诶!”华富见他高兴也跟着高兴,亲自抱着一大堆盒子进来。

    “什么事这么高兴?遇着你心头肉了?”穿着白色道袍的凌霄子飘过来,随手拿起华富抱着的一堆盒子中最上面的一个打开。“哟,鹿茸?”

    他打开瞄一眼放下,又手快的打开了好几个礼盒,啧啧称奇。“全是珍品,什么补身、壮阳、止咳、补血的全都有,一看就是不懂医,瞅见什么珍贵就全给送来了,是十丫头?”

    听到壮阳两字,夏侯良玉面染薄红,没理睬他师父的不正经,亲自从华富手里接过来,抱进自己房里。

    “还真是。”凌霄子一眼看穿他心里那点小九九。“你出门一趟怎么又负伤回来?”

    “出了点意外。”夏侯良玉随口应道,一点皮外伤,不碍事。

    “你不能经常使用苦肉计,瞧瞧这鹿鞭,治疗阳痿肾虚的良药……”凌霄子也是目瞪口呆,十丫头知道鹿鞭是什么吗?她估计一听这东西不错,就全送给他徒弟了。

    这要是来一个不了解她性格的,还以为是羞辱人肾亏不举。

    夏侯良玉不管,小十送给他的,都得留着。

    凌霄子在一旁啧啧称奇,坠入爱河的年轻人脑回路都和正常人不同。

    收好药材,夏侯良玉这才有空搭理他。“师父怎有空过来?”

    “难道为师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凌霄子负手在院子里转了一圈,跟在夏侯良玉身后。“你打算还要装瞎多久?不怕被小十知道你骗她?”

    夏侯良玉不接他的话茬,继续问道:“您老今天心情不错,是魏府出了什么事?皇后将魏府的瑛娘原样送回,还有意抬高她的身份,之前魏府老太太吊了脖子还在养着,这会儿应该是恢复了,您老如此开心,应当不是因为魏老太太的病情缓和,大约是……”

    他一怔,忽然幽声道:“魏老太太要魏沅娶瑛娘?”

    “你难道不知道,人太聪明很讨嫌吗?”凌霄子对自己徒弟甘拜下风,他怎么就能从他状态猜到这地步的?难道他的脸上刻着“幸灾乐祸”四字?

    夏侯良玉微笑,他师父进门时不知他与小十之事,说明他今早出门闲逛并未进宫,高兴之事与他们无关,加之近日一直在关注小十婚事,之前又怂恿他抢老婆,对魏府老太太颇多微词,每天都要念一念。

    数日来心情都不佳,今日突然好转,进门时还有心情调侃他与小十,高兴之事定然与小十有一定关系,却又不知道小十行踪,可见这事与小十本人关系不大,而是对小十不利的人要倒霉了,他才格外开心。

    这么一想,只有魏府了。算算老太太也该恢复精气神,该出山搅搅风云,能让老太太搅动的也就魏沅了。

    他忽然觉得,他该去感谢一下老太太。

    “魏沅这是要被逼着娶他表妹了。”他能够想象魏沅此刻糟心的程度。

    “上辈子准是毁灭了银河系。”东方瑜得知这一消息时,正和他十表妹蹲在关狮子的铁笼外啃甜瓜。

    “银河系?”慕容锦不解。

    “就是一条河的名字。”东方瑜胡扯。

    慕容锦斜他一眼:你当我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