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慕容锦不语,阿沅的事情,她并不好插手。

    她看了愤怒的九哥一眼,问道:“瑛娘是阿沅真正的表妹?”

    慕容澈不解的看了她一眼,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嫡亲表妹。”

    慕容锦认真的看着自己的九哥,一字一句道:“我听说一个故事,在西南边陲的偏僻山岭,有一个与世隔绝的怪物村,村中出生的孩子,九成以上都长得畸形或是痴呆,两位皇兄可知原因?”

    两人面面相觑,不明何意。

    “难道是水土被污染?”慕容煜猜测。

    “据说也曾有粗脖子村,是因水质原因,导致大面积地域病。”慕容澈道。

    慕容锦摇了摇头。“有很多大夫和好事者想要查清原因,也有外人以身体验,住了几年都没任何问题。”

    “不是水土缘故?难道是被诅咒了?”慕容煜开始胡猜。

    慕容锦也没有卖关子。“村落与外界隔绝,又排斥外族,彼此信奉亲上加亲,相互通婚……”

    她说到这里时,也不知道慕容澈想到了什么,脸色沉了沉,隐约抓住了小十话中的意思。

    “这与村落的病有什么关系?”慕容煜完全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对。

    事实上,哪怕是在京都大家族,也信奉亲上加亲。

    “看着是没有什么不对,但实际上有很大问题,据我所知,有血缘关系的人是不能通婚的,生出的孩子全都有问题,只是外表能看出来,有些是隐藏性的,可能一生也不会被发现,但会遗传下一代。”

    慕容锦的声音很平淡,却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慕容煜和慕容澈皆是皱眉,虽然他们都很相信小十,小十也从来不说谎,但是他们依旧将信将疑。

    因为,在京都大家族之间也有类似的情况,彼此盘根错节,表兄妹成亲。

    当一种错误变成习惯,人们会下意识的以为是正确的。

    “可是,国公府的二夫人与二表叔也是……”慕容澈想反驳,又猛然想到一个问题,脸色变了变。

    慕容锦将他没说完的话补充完。“他们夫妻虽然是表兄妹,却没有血缘关系。”

    大家族嫡庶众多,庶子庶女其实都算是嫡母的孩子,嫡母的娘家才是庶子庶女们的外公外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只是占据着表兄妹的名头,并没有血缘关系。

    “九哥可记得两年前淮宁伯府的那件事。”慕容锦继续道。

    淮宁伯府只是京城众多公侯伯府中的其中一座,甚至有些走向没落。

    三年前发生了一件事,让被人遗忘的伯府一夕之间传遍大街小巷。

    淮宁伯府的伯爷好色成性,表妹一家上门投靠,结果,伯府的男主人与美貌年轻的表妹勾搭上,人还没纳进门就挺着大肚子要不下蛋的正室让位。

    当时淮宁伯府的夫人就是被伯爷以无处为由要休妻,否则就得让表妹进府当平妻。

    这事情闹得很大,一部分觉得伯夫人两三年没生下孩子,自己无能怪不得伯爷要娶平妻。

    一部人觉得只是看戏,私下里感概淮宁伯府要垮了,身为一家之主竟然与表妹苟且,还珠胎暗结,这个孩子不就是奸生子吗?

    奸生子的母亲一个黄花大闺女,还没嫁人就私下与表哥连孩子都有了,现在还要抢人家明媒正娶的正妻的位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