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虽然,魏沅最后还是娶了他亲表妹,但有句话说得好,人定胜天。

    他来到这里,很多事情发现与后世从史书上看到的有出入,中间会发生什么,谁知道呢?

    比如说,史书上就没有记载过夏侯良玉曾经眼盲。

    “我想起国公府中还有要事!不能过多逗留。”慕容锦抽出东方瑜手里的纸扇,狠狠的朝他的脑门敲了一记!

    黑白分明的眸子瞪他一眼,威胁的盯着他,大有他再磨蹭就敲死他的架势。

    她是那种三心二意的人吗?当初她嫁谁无所谓,现在能一样吗?感觉五表哥越说越不靠谱,慕容锦浑身拉响警报,以防他又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东方瑜哀怨的瞅她,他是为了谁?

    慕容锦担心他又言语上给性格“温吞老实”的神医难堪,拽住他的袖子就要走。

    “哼!看把你心疼的!”东方瑜不死心。

    慕容锦不说话,一脚蹬上他的脚背,在东方瑜痛叫出来之前,一把捂住他的嘴,防止被神医听到。

    东方瑜:有异性没人性!

    店内的几位小厮和掌柜看傻了眼。

    慕容锦凶狠的警告五表哥,嗓音柔和平静的对夏侯良玉道:“先告辞了。”

    “等等。”夏侯良玉朝她的方向疾走了两步,慕容锦不放心他,连忙松开倒霉催东方瑜,扶住靠近的夏侯良玉。

    “你走路时先用拐杖探探路,莫要如此莽撞。”慕容锦情绪浮动,有点生气。“你的腿受了伤,这几日在府中好好休息。”

    “……好。”夏侯良玉笑容清浅温润,眸光朦胧,专注的凝视着她。

    慕容锦总有种错觉,仿佛他是能看见的,那双眼睛如会说话,温柔缠绵。

    广袖下,夏侯良玉在她托着他手臂搀扶时,十分自然的握住了她纤细柔软的手,指腹温柔的摩挲她的掌心。

    慕容锦黑眸有转瞬的失措,夏侯良玉握得很紧,力道柔韧又包容。

    “咳,国公府中还有要事,不能过多逗留。”东方瑜暗翻白眼,重复了刚才小十的一番话。

    秀恩爱死得快懂不懂?万一分了呢?

    虽然眼前这对历史官配死也不愿分开,可他一个单身狗看着两人你侬我侬也好心塞。

    店里另外几个人不知何时跑的没影,竟然连生意都不做了,直接挂了暂停歇业的木牌,大堂内就剩下东方瑜一个尴尬大灯泡,关键这是古代,他的存在要证明眼前这一对儿没奸情,还不能就这么走人。

    “咳!”慕容锦脸皮也没那么厚,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是该走了。”

    某人倒是放开!

    某人不肯放开。

    他微笑温和的对一旁的大灯泡道:“店内左侧包间,有一只东方公子前些日子一直在找的红嘴外藩鹦鹉。”

    东方瑜眼睛一亮,立马来了精神。“会说话?”

    夏侯良玉笑。“还会诵经、念诗。”

    他说完,东方瑜人已经不见了,去瞅会诵经的鹦鹉去了。

    自从见到了六皇子献给皇上的绿鹦鹉,他也想找品相上佳的大鹦鹉。

    可珍贵的品种都是外域进贡,死亡率高,还得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教导,只有权贵才养得起。

    以他的身份倒是见过不少,可惜都不怎么满意,前段时日到处找,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夏侯良玉三言两语把他支走了。

    慕容锦:“……”

    到底谁有异性没人性?一只鹦鹉就能把人拐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